从事文字工作10年有余,职务没混上,钱没挣下多少,但本本却是有不少,这家报社的特约通讯员证,那家杂志社的特约记者证,仔细算算应该在10个以外,但我却从没有使用过,因为自己至今是“自行车一族”,没有小汽车,也不去想省什么过路费呀什么的,再者,出去了解个新闻信息什么的,在我们这个行政区域里,谁不知道谁呀,不用拿这个。所以我的证件有的是朋友拿走后没有归还,有的是丢在某个角落,时间长了自己都找不到。但还是要感谢命运和提携我的领导以及师友把我放在这么一个岗位上,使我比不在这个岗位上的人有更多机会接触到社会的方方面面,从而感受到世界的多元,见识人性的美丑。
  我在七八年前就成为全省著名的一份报纸的特约撰稿人,同时负责该报在本区域的发行。这家报纸以反面报道著称,喜欢登载一些关注民生的报道。自然领导对这个“非主流”媒体就多了一份“戒心”。某日,该报记者到我们这里采访,是某施工企业施工不当造成失误,再加上连日暴雨,给一片居民区的商铺和住宅造成不同程度的损失。有居民就给这家媒体打了电话,记者来访,作为地方工作人员,我从职责和道义上讲,都应该报告领导。领导指示,尽力压住!
  和报社方面反复交涉,总算熟识的媒体兄弟还算给面子,说稿不发可以,把老百姓的诉求解决好。我马上向相关施工单位反馈,施工方老板倒也讲理,答应快速解决。按说,应该有个好的结果。我们这地方小,有受损的个户是要好朋友的亲戚,所以我很关注事情的进展,但事件解决过程中,个别个户却漫天要价,致使事件陷入僵局,从感情上讲,作为当时还站在个户一边的我,那个无语呀。
  还有一次,有媒体接到群众投诉,说某家医院存在乱收费,乱诊疗现象,记者打来电话,问我情况,我和医院负责人是老乡,而巧合的是线索当事人是我朋友的朋友,前不久在一起还吃过饭。夹在中间,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当即给医院领导打电话,劝他们协调好,都是一个地方的,闹来闹去没什么意思。但医院方却说,不怕,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吧。结果,记者来了。做这种报道,按规则和纪律,记者是不走政府接待的,也不会接受被采访单位的吃请。我去报社开会,平常发稿,难免和人家有频繁联系。作为本地人,报社人来了,不走公家的路子,又联系我,又是做反面报道,我实在作难,只好声明,采访我绝对不参与,就当我不知道这回事!头天,到吃饭时间了,我本不想去,但记者非让去,记者、我、线索提供人一起吃饭,到结账的时候,记者、线索提供人都没结账的意思,我只好自掏腰包。线索提供人在后来就不露面了,两天时间,我招待记者吃饭加油住宿花费将近600元。你说这叫什么事!记者走了,稿子发了,线索提供人达到了他的要求和目的。而据圈内人说,记者也得了好处,而我落下的只是认清了两个人的人品,后来这位记者因事被处分调离了工作,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
  赖人见识过,好人也遇到不少。最难忘的是一次到开府北面一个非常偏僻的农村采访一起社会新闻,先是坐车,后是步行,采访完了,又饥又渴,闻讯赶来的村干部非拉着手让去家里吃饭,那个热情啊让人事隔多年想起,心里都暖暖的,饭热乎,言语更热乎,“村里不通车,你们当记者的能来,就是看得起我们这地方!”那份淳朴、那份真实,让人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纯粹!”现实中,我这个还称不上记者的人,究竟能帮上人家点什么?想来都不好意思。而事实上,虽然留了电话,但热心的村干部从来没来找过咱,这么多年了,我一直会想起这位村干部,也许他淳朴到忘掉了这件事,但是我却记住了!而且是一辈子!
  新闻行业,出了不少出类拔萃让人流泪的先进人和事,但我却是实实在在的凡人,也沾过行业的光,一次从太原搭朋友车回家,走的高速,道路拥挤,改走低速,超车违规驾照被扣,朋友给钱,交警嫌少。困在路上,晚上将近12点了,出门在外,劳累交加,困的实在不行,车里人多,就在路上溜达,只见交警扣住的车排起长龙。夜色里,一束束的车灯让交警同志的反光背心格外醒目,隐隐约约看到交警似乎没带肩章。走进一看,三名执法交警只有一人佩戴协警肩章,我扶了扶另两名交警肩上的反光带,十分清楚地看到什么也没有。他们连问:“干什么?”我说,上路执法,警容不整,没有正式干警带队,而且违反规定扣下这么多车(规定检查车辆不得超过三辆),你们这不是执法犯法?要不,我打电话让你们这儿的马记者给你们拍个照?他们一听马记者的名字,其中一年纪大的忙说,认得认得,马上便给了我们驾照。开车走开没多久,车里人说,是不是遇到假交警?我说不会,因为那年国家不仅办奥运,又逢国庆安保,谁也没那么大的胆。正说话间,路上就遇到一路由警用摩托和几辆面包警车组成的警队,尽管没查我们的车,但我清楚地看到这些人中,不少佩戴有警督衔。说假交警的人马上闭口不言。而我当时想,交警按规定执法的话,我们还能侥幸的“被潜规则一把吗?”我们应当庆幸!
  做了10多年新闻,见识的人多,经历的事多,难忘的事多,回味期间,人性的丑恶美善便渐次展开,在触动着我。感谢这个职业,让我能在更深更广的层面上,看清世道,读懂人心。作者-闫卫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