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理论在新媒体浪潮中该坚持什么,转变什么,如何被新的价值观重塑,这是需要学界和业界需要谨慎对待的实质性挑战。无论是新闻价值内涵的嬗变、还是新闻专业主义的当代命运、新出现的媒介伦理问题,都值得我们的思考。
  新闻价值内涵的变迁
  当下,国内新闻学界对新闻价值的理论讨论集中在新闻价值的定义和内涵,大家通常将新闻价值分解为时新性、重要性、接近性、显著性、趣味性五要素。事实上,网络新媒介的技术革命已经改变了新闻生产方式以及人们对新闻的理解,我们在互联网语境中关照新闻活动,会对新闻价值有不同的理解。
  01
  时新性向实时性转变
  任何一个科班出身的新闻从业者都知道“新闻是新近发生事实的报道”这个定义,但传统媒体受采编流程、发稿模式等因素限制,“新近发生”实质可能是几小时前、一天前甚至几天前,这往往意味着一个新闻事件从发生到正式出现在新闻报道中,可能会有一定时间差。而新媒体普遍采用24小时不间断发稿的“实时新闻”模式,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
  02
  显要性向实用性转变
  学者吴琴曾在一篇关于新闻价值取向的研究文章中,将显著性和重要性元素合称为“显要性”。传统新闻机构习惯于关注社会名人、著名团体等,因为他们本身就有强大的号召力和影响力,抓住那些具备“显要性”元素的选题,能让媒介机构实现经济和社会效益双赢。但新媒体的开放性消解了传统新闻媒体的话语权壁垒,在“后真相时代”,小人物也有可能成为新闻主角。
  罗一笑爸爸在接受采访
  03
  趣味性向媚俗性转变
  在互联网环境下,受众的阅读方式由深阅读转向浅阅读,为了让某类新闻在短时间内得到受众的关注,进而产生眼球经济,一些人会对新闻进行媚俗化和煽情化处理。正基于此,学者吴琴此前的研究文章指出,传统媒介时代新闻生产的趣味导向,在当下已经发生了“名存实亡”的变化,由内容新鲜奇特、饶有趣味,表达方式生动活泼、引人入胜转变为煽情性、媚俗性。
  互联网打破了同一性、机械化、标准化的原则,打乱了媒体运转所一贯依照的时空节奏,过去整齐划一的时空状态都被新媒体分割得支离破碎。传统媒体的当务之急,可能是思考什么是在新媒体时代更适合自身的时间感、空间感和传受关系,什么是未来人们关注的公共知识,这样才可能重新引领新媒体时代的新闻价值。
  新闻专业主义的当代命运
  从两个不同的视角透视新闻专业主义,则第一是新闻专业主义与新闻专业有关;第二为新闻专业主义与职业共同体有关。在人人成为记者的时候,新闻行业的边界已经模糊了,新闻专业主义自然还有其存在的意义。
  01
  新闻专业主义的要求不变
  新媒体确实是打破了新闻生产由专业人士所垄断贩售的局面,但其作为一个理念在今天还是有用的。即使是个体化的小媒体,新闻报道也要求真实、客观、全面、公正,新闻要求真实、全面、客观、公正,这是任何社会的常识。
  02
  坚持新闻专业主义的对象有变
  面向大众传递信息的新闻机构或平台,新闻专业主义一定要坚持;面向小众传播的个人或组织,它们的主要传播对象是认同其观点的粉丝,要求这样的媒体客观、公正、全面是做不到、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个人对个人的传播更清楚,无需赘言。
  真实、全面、客观、公正作为一个美好的愿景是大家共同追求的,但必须要坚持新闻专业主义的是面向大众传递信息的新闻机构或平台。
  03
  网媒具备优势践行新闻专业主义
  李良荣教授认为,网媒与其他国有媒体相比有更多的自由权、独立权,这些媒体应该更有实现新闻专业理想的土壤和条件。
  媒介伦理的失衡
  任何一个科班出身的新闻从业者都知道“新闻是新近发生事实的报道”这个定义,但传统媒体受采编流程、发稿模式等因素限制,“新近发生”实质可能是几小时前、一天前甚至几天前,这往往意味着一个新闻事件从发生到正式出现在新闻报道中,可能会有一定时间差。而新媒体普遍采用24小时不间断发稿的“实时新闻”模式,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
  01
  新闻人面临身份与职业危机
  媒体融合对新闻工作者职业意识造成冲击,职业身份出现危机。在媒体融合语境下,各种信息资讯的获得与传播,发生了空前的变化。媒体与媒体人遭遇了“三大矛盾”,即:快速与准确的矛盾, 信息的量与质的矛盾,信息题材的专与杂的矛盾。媒体融合对新闻传播行业造成冲击,公众从昔日被动的“受传者”的角色一跃而成为主动的“传播者”,出现了“去专业化”现象。
  02
  传受者身份重合,传播行为需规范
  媒体融合发展让传统的受众成为用户,他们通过种种方式,或提供观点、或提供事实、或提供视频图片等,以随时在场的传播者身份,即时发布种种信息,表现出鲜明的“传受复合”的特征。
  然而,在媒体融合语境下,信息发布的门槛很低,人人都是传播者,传播的内容也越来越模糊了新闻与信息的边界,信息环境纷繁复杂,碎片化、情绪化特征明 显,普通的受众(或曰用户)很难具备分辨真相、鉴别 是非、避免操控的能力,网络谣言、话语暴力、媒介审 判、侵犯私权、庸俗狂欢等比比皆是。
  他们在网络上发起或者深度参与到事件中来,并通过自身的传播活动对新闻从业者或媒体组织机构形成舆论绑架。因为缺乏专业素养和专业培训,他们的传播活动中存在很多不规范、不合法的行为,比如人肉搜索、偷拍上传等等,屡禁不止,谈不上权威性和公信力。
  03
  综合立体交互传播,技术霸权凸显
  新媒体的技术平台使得信息传播超越障碍和界限,信息开放透明,让世界逐步成为一个没有传播界限的整体。但这种传播的态势,也引发了诸多值得关注的问题,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多对多的传播形式,众声喧哗,且传播者又是隐匿性的,舆论环境非常复杂。二是容易产生二次伤害。公众介入事件,会“导演”或改变 新闻事件走向。三是线索来源多、发布速度、快,信息传播呈现多向和发散式的特点,信息把关与信息过滤变得相当困难。四是弱势群体“失声”更为严重, 信息鸿沟拉开的距离更大。
  随着新媒体的飞速发展,时间、空间、速度和关系的转变,意味着权利与秩序都将在新价值观中被重塑。准确地说,人们需要一种新的公共知识来替代大众传媒时代的范式。价值观的重塑当然是一种重大挑战,需要谨慎应对。但如果没有认清这种挑战的实质匆忙应对,则可能导致更大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