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五岁的溪溪眼里她所感受到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她看到的是蓝色的天,白色的云,自由自在的蝴蝶。
  
  在孩子的眼里世界很小很小,奶奶就是溪溪的世界。
  
  “奶奶,您是生下来就这么老的吗?”有一天,溪溪摩挲着奶奶头上雪白的头发,好奇地问道。
  
  “当然不是,奶奶也是像你一样,由小孩变老的。”奶奶慈爱地看着孙女笑着回答,她额头上的纹更深了。
  
  “每个人都会变老吗?”溪溪钻进奶奶怀里,她不喜欢“老”这个词。
  
  “每个人都会变老,都会……”奶奶不想再说下去,她觉得溪溪还不该知道这么多,或者还不到时候告诉她。
  
  溪溪知道自己会长大,会变老,像奶奶那样老,但那一天还很遥远,远到她想不到。
  
  直到有一天奶奶不再陪她去田野里玩耍,不再和她一起去院子里晒太阳;而是躺在家里的土炕上,无力地喘息着。
  
  奶奶整个人都失去了光泽,就连她最亮的眼睛此时也深深地陷进眼眶,像一口干涸的枯井。
  
  溪溪这才才知道生命是有尽头的,所有的人都有一天会离开这个世界,而且永远也不会回来。
  
  死,是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无尽的黑暗,可怕的窒息感,那是她想象到的死亡的感觉,也许比那更可怕。
  
  如今,奶奶就要面对这可怕的事情,她担心得偷偷摸眼泪。“奶奶,你是要死了吗?”“溪溪抚摸着奶奶松松的,皱巴巴的皮肤。
  
  她把“死”字说得很轻很轻。
  
  她想不通,为什么上天要让她心爱的奶奶离开这个世界,离开她,她不能没有奶奶。
  
  奶奶努力地抬起干枯的手,放在溪溪的头上抚摸着说:“宝贝,你还记得咱们一起种的牵牛花吗?”
  
  溪溪使劲点点头。
  
  前些日子她和奶奶给小院的墙角种了几颗牵牛花种子,她每天都要去看看它们有没有发芽。
  
  “奶奶就要离开你了,可能你再也见不到我,但奶奶会变成牵牛花一直陪着你。每年,院子里牵牛花开的时候,奶奶都会来看你。
  
  ”奶奶使劲全身力气轻轻地在溪溪柔软光滑的头发上吻了吻,然后重重躺下再也没有起来。
  
  七月,牵牛花开了,爬满墙头。每当看到闭合着的牵牛花时,溪溪就做出拥抱的姿势;当看到绽放的牵牛花时,溪溪就凑到它们跟前说着悄悄话。
  
  奶奶说过,她会以另一种方式拥抱她和她说悄悄话。
  
  如今已经长大成人的溪溪还是喜欢和牵牛花对话,牵牛花说得花只有她能懂。